琼酥

号转

之前的武华脑洞…还是存一下
文笔没有
付长生x温寒枫
1.
付长生见到温寒枫的时候,正被扫地僧提着扫帚追得满地乱窜。
左上角是空荡荡的内力条和变灰的药品栏,两位数的铜板昭示着他即将被暴打一顿的事实,滞涩的墨黑剑气在身边聚聚散散,扫地僧没有表情却让人心里发悚的脸已经近在眼前。
华山就是那时候从天�6候从天而降,霹雳剑携着剑鞘轻轻巧巧架住扫帚,只是一个晃神间扫地僧就同那扫帚一起被击飞出去,凌厉的剑光闪耀过后,武当面前便只剩下蓝衣剑客收剑入鞘的如松身姿。衣袂翻飞复又落下,对方俊逸的侧脸也展露在他的视野中。有风吹过微微荡起霹雳剑的深蓝剑穗,柔和的弧好似触动了的武当内心的那片湖水。
于是,波澜层层。
2.
付长生还沉浸在上一秒的恍惚之中,温寒枫这边解决完了扫地僧装完了逼就顺势把剑连鞘往地上一杵,身形歪歪扭扭吊儿郎当地压在剑柄上低头瞧那一脸茫然的武当。
这么一瞧没忍住,他轻佻地吹了声口哨。武当清凌凌的双眼实在是好看得很,虽说灰头土脸的样子有些滑稽,但未沾染尘土的肌肤却是比姑娘家都要白皙几分。
就这么看了会儿,见武当还没有回神的样子,他啧了一声直起身,伸手抓住武当的衣领,一使劲就把人从地上提了起来。
拎小鸡仔一样轻松,甚至还晃了晃。
叮铃哐啷。武当身上落下几块亮闪闪的铜板。
温寒枫挑了挑眉,捡了那几个铜板,满意地吹了吹,目光又有些挑剔地在付长生脸上转了圈。
“小子,看你这么缺人带的样子,以后跟着我混?”
说完非常自然的把手里的铜板往钱袋里一揣。
3.
温寒枫是个华山。
是个脸好身材好剑法好只要静立不开口就必定能迷倒万千少女的华山。
付长生木着脸,看着这个睡得四仰八叉嘴角还淌口水的华山,只觉得初见时自己对他的好印象全都喂了狗。
…不,或许在他把自己的钱往兜里塞的时候就已经形象幻灭了。
想起门派师兄下山游历前对自己的叮嘱,付长生默默地叹了口气。
他看着华山伸手抠了抠肚皮,翻个身把被子卷进怀里,不自觉抽了抽脸:
福生无量天尊。从华山手里抠过来的钱怕是都不够还他们欠的债的十分之一。
…而后面无表情地抓住被褥一角往外就是一个猛抽。
tbc.

-脑洞2待接-

***


劣质浮夸的演技。


高高吊起的嘴角,眼底极力掩饰却依旧透露出的厌恶。


自以为是的和善笑意以及温软语言。


一举一动都像个跳着滑稽舞蹈的小丑。


-呐。一起来吧?


靠近伸出手尽力表达的友好。


起身避过神情疏离。


-走开。


被不留情拒绝后难下台面的短暂尴尬,重新挂起令人作呕虚伪的表情。


-那样的话A君就是一个人了哦?来吧,和大家一起。


-一起?


偏头唇边笑意凉薄。


-你们以为自己是谁?


过来恶心别人更恶心自己。矛盾至极。


-嘁。不识好歹。


终于忍受不住面具破裂,抬脚踢翻面前的桌子。


***

来接.


*奇怪的脑洞君一号*

-


在他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五分钟,天已经完全被浓厚的橙红浸透了。温暖的光芒随风微微晃动着,如丝绸般轻柔地滑过远方拥有尖锐棱角的房屋,悄无声息地坠入波光闪烁的溪水里。


他记得他存在的那个地方已经没有这样美丽的景色。

快速发展的工业科技在空地上筑起高楼,一层层一寸寸地将蓝天吞食,每日繁华热闹的街市实则难掩乌烟瘴气,在夜幕降临后也不再见到皎洁的月色,以及散落在幕布各处明亮的星点。


起身活动了下有些僵硬的手脚,便迈开步沿着混杂了细碎石子的路向前走去,熟悉的景物在视线中慢慢后退,没入尽头一片蒙蒙的白芒里。


孩子的嬉闹声入耳,当稚嫩的童音破开空气的沉寂,几道影子快速与他擦身而过——


一瞬间脑中突然出现几抹鲜明的色彩,让他的目光不由地追寻了拥有那颜彩的身影,却只见那些身影消融成了泡沫散去,留下一颗还在滚动的足球。


接着,足球也不动了。


像是受蛊惑一般,他朝地面上的足球走去,一点点伸出手…


梦忽然醒了。


TBC.


想码CP.